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特朗普不承认败选的态度正变得越来越明朗。北京时间11月15日半夜,他发推特提到拜登获胜“只是在假新闻媒体眼中获胜”,其后,北京时间16日凌晨和早上,他又连发帖文拒绝承认拜登胜选,并认为“2020年的总统选举违宪”。

美国社会撕裂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中下阶层的怒火无法被压制,但社会中清醒的精英,仍然寄希望于权力和平交接,不致让社会矛盾极端爆发。从特朗普一段时间的表现来看,他们可能要失望了。

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特朗普发推特提到拜登获胜“只是在假新闻媒体眼中获胜”

即便拜登在明年1月顺利入主白宫,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也将捆缚他的手脚,从而使得美国这驾马车继续在特朗普设定的轨道上高速向前。与美国的相处,世界经历了荒谬的4年,荒谬可能还将继续。

荒腔走板的民调,在大选的波澜迭起、不可测度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它不仅让世界,也让美国自身,都无法认识美国。

“民调专家完全搞错了,是历史性的错误。”特朗普在推文中抱怨。

的确,绝大多数民调机构没有发现,特朗普不仅在中西部的白人蓝领选民中维持了高支持率,而且在佛罗里达州和得克萨斯州等民调泛滥的战场州,为自己的联盟增加了许多新的拉美裔选民。

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接近美东时间16日凌晨0时,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发推称“我赢了大选”。随后,他的这条推文被推特官方贴上标签“与官方消息源对这场选举判定的结果不同”)

对这些民调机构来说更糟的是,它们预测民主党是赢得国会参议院的大热门,预计将在众议院增加5~15个席位,巩固其多数党地位。但共和党人现在处于更好的地位来保持对参议院的控制,并且额外获得了一些众议院席位。

2020年美国大选季,一些民调机构还被指责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比如通过调高某些候选人的支持率,来打击其对手的筹款和动员投票的努力。即便有大量民调错误属于无心之失,当事机构也应该从近3届大选的民调失准中,寻找到可以真正改进的方法。

不可挽回的衰败

民调机构有4年时间来了解支持特朗普的选民,但它们搞砸了。

“538”网站的模型预估,拜登在选举日开始时就有90%的机会赢得白宫。分析人士根据这类民调,大谈拜登赢得艾奥瓦、佛罗里达、俄亥俄甚至得克萨斯等右倾州的机会。

结果,特朗普以3.4个百分点的优势(多出37万张选民票)赢得了佛罗里达。这对于这个常年摇摆不定的州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差距(4年前,特朗普仅多出11万多张票)。而在选举日当天,“538”网站和RealClearPolitics(RCP)网站各自统计的特朗普民调平均值,都有所下降。

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特朗普在俄亥俄州逆民调获胜

在新冠累计确诊数全美最高的得州,“538”网站和RCP统计的民调平均值,都显示特朗普只领先1个百分点。《达拉斯晨报》的最后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拜登领先3个百分点。然而,特朗普在98%的已统计选票中,领先拜登近6个百分点。在该州拉美裔人口最多的六个县中,他比2016年的得票率提高了20个百分点。

在俄亥俄州,“538”网站和RCP也都显示特朗普领先1个百分点。昆尼皮亚克大学在其最后一次民意调查中显示,拜登在俄亥俄州领先4个百分点。结果在96%的已统计选票中,是特朗普领先8个百分点。

威斯康星州正在重新计票,因为拜登的领先幅度(0.63%)不足1%。大选前夕,拜登在RCP网站的平均民调上于该州领先7个百分点,在“538”的民调中领先8.4个百分点。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和《华盛顿邮报》日前的一项民调发现,拜登在威斯康星州领先16个百分点,这一调查如今成了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话柄。

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特朗普赢下俄亥俄州与得克萨斯州,且票差大于两家民调机构选前的抽样统计

在艾奥瓦州,“538”和RCP统计的民调平均数显示,特朗普领先1或2个百分点。事实上,他领先8.2个百分点。《得梅因纪事报》的民调被视为这个“鹰眼州”的黄金标准,但当其显示特朗普领先7个百分点时,许多专家认为这是一个离群数据而不予采信。

选举分析师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在整个周期内,对特朗普有利的民调数据被无情地驳回。特拉法加集团(Trafalgar Group)的民调在关键州,甚至可能在其他几个州,都可能是最接近结果的。该机构的民调专家罗伯特·卡哈里告诉任何愿意倾听的人,在佛罗里达、俄亥俄和威斯康星等州,特朗普拥有大量被其他民调“视而不见”的支持者。可一些选举分析界的大佬总是嘲笑、贬低该机构。

共和党民调专家克里斯·威尔逊表示,2020年的选情与2016年有所不同,4年前特朗普与希拉里的民调数据相对接近,但许多分析师忽略了这些数据,因为他们认为特朗普没有合法的获胜机会。最终,特朗普仅以多出7.8万张选票的优势,就赢得了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的46张选举人票,出奇制胜。

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罗伯特·卡哈里发推表示除了Trafalgar,所有的民调结果都很糟

而2020年的民调滑铁卢,更像是2012年的民调失利——8年前,与最终的投票率相比,前总统奥巴马在黑人选民中的支持率被低估了;而今,民调机构似乎未能解释农村和蓝领白人投票率较高的原因。

很多民调机构也错过了拉美裔选民的巨大转变,后者似乎准备成为特朗普联盟中的一个关键投票集团。

国会选举中,某些州的民调失准也触目惊心。

相对于现任联邦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南卡罗来纳州的杰米·哈里森在民调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并且花费了数千万美元竞选经费,要扳倒特朗普在参院的这位重要盟友。但挑战者哈里森还是以10个百分点之差落选了。

在缅因州,民主党人萨拉·吉迪恩已经向参议员苏珊·柯林斯认输,后者领先8.9个百分点。而今年7月后公布的任何一项主流民调,都没有发现柯林斯领先。昆尼皮亚克大学在9月民调中,甚至让柯林斯输了12%。

格雷厄姆参议员在竞选之夜的胜利演讲中说:“对所有的民意测验者来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华盛顿邮报》的专栏记者沙利文称,民调业已不可挽回地衰败。

并非所有的民意测验都是错误的。在佐治亚、北卡罗来纳和亚利桑那等战场州,公众投票的结果可能与选前的民调差不多。

可怕的世界观偏差

最后一刻的IBD-TIPP民调显示,拜登在全国领先4个百分点,这非常接近大选一周后的计票结果(拜登领先3.3个百分点);而其他许多民调机构冒失地预测,拜登在普选得票率上领先两位数,可能取得319~342张选举人票。

IBD-TIPP的首席民调师拉格万·玛尤,将2020年的经历比作飞机降落。“飞行员试图降落他们的飞机时,不应该看外面的飞机,只应看你自己的仪器,否则你会害怕。”玛尤说,“如果你往外看,看到与其他民调结果相差10个百分点甚至更多,你就会紧张不安。但你不应该去其他地方,你只需要根据你得到的东西去做。如果这最终是一个神风敢死队的任务,那就随它去吧。”

玛尤坚持了自己的判断,但更多人没有。随着近几年独立思想者退出主流民调机构,民调界的群体思维和盲点变得更糟了。

2016年,RCP网站统计的民调平均值显示,希拉里在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分别领先特朗普1.9、3.4和6.5个百分点。这是一个震惊世界的民调错误,因为稍后特朗普以不到1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这三个州的全部选举人票,锁定了总统大选胜局。

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威斯康辛州2016年民调数据汇总,最上一排为最终选举结果(图源:RCP)

而今,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的民调均值,分别领先特朗普5.3、8.1和4.6个百分点。由于这三个州面临选举欺诈指控,最终经双方认可的计票结果尚未出炉,不过已经列出的数据显示,拜登在宾州和威斯康星的领先幅度都不超过1%,在密歇根不超过3%。也就是说,这三大“蓝墙州”的选举结果比民调偏离了四五个百分点,民调甚至比2016年错得更离谱。

4年前,民调低估了特朗普在“蓝墙州”的表现,却高估了他在某些西南州的表现。比如,在内华达州,特朗普以0.8个百分点的民调领先希拉里,结果希拉里以2.4个百分点的优势获胜。又如,当年特朗普在得克萨斯州的民调平均领先12个百分点,却只转化为9个百分点的选举胜利。

跟4年前不同,现在你几乎找不到哪个战场州的民调均值明显高估了特朗普。

就全国而言,4年前多个民调的均值只是偏离了1.3%(和1968年以来民调的平均准确率差不多),而今年却可能偏离3.9%。换句话说,在经历了2016年的滑铁卢之后,如今的大选民调整体上而言,扭曲程度更高(3倍于4年前)。

不但没有吃一堑长一智,反而在失误的道路上发足狂奔,甚至埋汰质疑民调的人,保证说之前的教育背景取样偏差已获纠正,这次将是拜登的压倒性胜势—主流民调机构,你们怎么了?

方法论出问题(例如忽视“电话应答率越来越低”)不可怕,可怕的是世界观有偏差(例如川粉不信任民调机构)。而这个世界观,很多时候跟主流媒体有关。

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选举民调再次失败,这是行业的末日吗?

当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总统宝座时,很少有人比主流媒体中的专业人士更震惊。生活在华盛顿特区或纽约市,但很少离开推特泡沫的专家、记者和政治师爷们,认为一个粗俗的真人秀明星击败了民主党当权者希拉里·克林顿,纯属撞了狗屎运。

一家健康的媒体可能会从错误中吸取教训,进行反省,并试图对特朗普召集的蓝领联盟有所了解。显然,这并没有普遍发生。许多有线电视新闻的头头们决定了各种不同的解释:从俄罗斯的干涉,到种族主义在整个美国重新抬头(CNN的范·琼斯在2016年称之为“白色鞭挞”)。

而在厌烦了“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这个用来诠释特朗普2016年胜选的概念后,主流媒体甚至造出“害羞的拜登支持者”这个新概念(主要指倒戈的共和党人),试图说明拜登的优势比民调显示的还要大。

虽然拜登目前看来很可能勉强赢得总统大选,但他在上过大学的白人选民,以及除黑人以外的少数族裔中的支持率,反而比希拉里在2016年的表现逊色。事实上,如果“美国的种族差距正在缩小”不是一个被普遍观察到的现实,那么至少对拉美裔来说,阶级和教育程度正在成为比种族更重要的考虑因素。

然而,左翼主流媒体不太可能容忍内部出现叛逆性的反思。出版商本·多梅内克和文化编辑艾米莉·贾辛斯基都是坚定的左翼记者,因为不同意主流正统观点,逐渐被驱逐出值得尊敬的左翼新闻空间。这样极化下去,撕裂而各自封闭的舆论场必然导致认知失准。

流失的政治共识

在美国上下等待法院和其他机构对选举结果进行筛选之际,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2020年美国政坛的一大浪潮,是保守派女性当选美国众议院议员。根据最新统计,共和党女性在众议院共和党党团中的人数已经增加了一倍多。

到目前为止,被共和党翻红的8个国会选区中,有6个是由佛罗里达、南卡罗来纳、俄克拉何马、新墨西哥、艾奥瓦和明尼苏达州的保守派妇女赢得的。在阿拉巴马、科罗拉多、佛罗里达、伊利诺伊、印第安纳、密歇根和田纳西州,还有7名保守派女性接替了退休议员。在这13场决胜的比赛中,有10位保守派女性击败了女性挑战者。

这跟出口民调中,拥有大学学历的白人女性更支持特朗普而非拜登(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女性更不用说)这一结果,是一致的。这种趋向,跟白人在美国人口中的比例这4年来进一步下降(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减少得更明显),产生了某种选举上的抵消效应。

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示意图

易言之,人口结构和地理版图的变动趋势固然对共和党不利,但特朗普通过治安牌和就业牌,成功争取了部分白人女性和拉美裔的转向。

考虑到拜登假定获胜的微弱优势(拜登多赢的约500万张票,基本上都来自加州,而在多个战场州赢得很悬),“特朗普主义”似乎不太可能受到类似于致命一击的打击。共和党几乎没有理由回避特朗普;相反,考虑到2016年、2018年和现在的选举结果,人们可能会认为,有特朗普名字的共和党在选票上的表现,比没有特朗普的名字更好。主流媒体中那些继续排斥特朗普的人必须做得更好,否则他们将会在“另类媒体”的崛起中,输给他们的挑战者。

不幸的是,媒体中的许多人,尤其是预言家,继续把事情弄错。正如大卫·格雷厄姆在《大西洋月刊》上所言,大规模的民调错误不利于培养一个消息灵通的公民,对美国民主来说是一个灾难。“目前,共和党领袖是一个专制的民粹主义者,尽管两次失去民意多数,但他声称代表了人民的‘真实’意愿。总统不太可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如此宣称公众舆论支持他。他可能错了,但没有可靠的民意调查,谁能说得准呢?”

不光是民调,就连投票选举本身,也日益受到程序上的质疑。

关键的法律争议在于:双方的选举监查人员“有意义地介入”计票过程(能看到选票是如何分类或制表的,是否有适当的签名,或是否有有效的邮戳),是计票合法性的前提还是补充?州议会就邮寄投票截止时间(如11月3日20时)立法的效力,是否高于州最高法院对此的司法解释?那些信封上邮戳丢失或无法辨认的邮寄选票,能否推定为及时寄出?

美国已经不认得自己

尽管20年前,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戈尔曾耗时一个月进行佛罗里达州大选计票诉讼,但如今的自由派媒体可等不及,几天内已经宣布2020年总统大选的胜利者。鉴于美国总统是由所有50个州的选举人选出来的,而不是那些预测将迎来民主党“蓝色浪潮”的新闻机构,这一切在12月14日选举人团正式投票之前,可能都还有变数。

政治对立仍在两党之间灼烧。“当选总统”拜登发表了乐观的讲话,呼吁“团结”。而美国众议院监察委员会前主席杰森·查菲茨不屑道:4年前特朗普获胜时,民主党的“团结”在哪里?

最终,是选民们决定谁将占据椭圆形办公室。法院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进行干预,以确保程序的公正和可信,仍然是一个未知数。那些花了4年时间指责特朗普作为一位非法总统偷走了一场选举的自由派媒体,现在却可能背负着同样的责难,去为他们选择的候选人乔·拜登辩护。

而接连错估美国总统大选形势的民调机构,仍然寄希望于通过拜登胜选来挽回一些颜面。

作者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

编辑 | 赵义

排版 | 翁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