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是时候改善了,美国越“优先”,中国朋友越多

1月4日的参考消息头题是《中美关系有望打开“希望之窗”》,文章引用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的话称,“最可持续的领先是不断提升自我,而不是阻挡别国的发展”“中美完全可以找到既有利两国、又造福世界的大国相处模式”。这两句话一针见血地表明了美国对华打压的实质,更表明中美之间的关系应是合作。

回望特朗普政府期间的中美关系,恶化到了极点,对华打贸易战,对中国科技企业打压、制裁,对中国香港内政说三道四、妄加干涉,无理侵犯中国南海,派侦察机骚扰我近海区域,多轮对台军售……这些都让两国的外交关系走向冰点,而损伤的是两国人民的利益。看看破败的中美关系,如今到了确实该改善的地步了,临近美国总统换届,中美人民都期望中美关系能迎来一个拐点,这不只对中国有利,也对美国有利。

中美关系是时候改善了,美国越“优先”,中国朋友越多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

中方希望拜登政府重拾理性,重开对话

近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说,“中美关系已经来到新的十字路口,也有望打开新的希望之窗。希望美国新政府重拾理性,重开对话,两国关系重回正轨,重启合作。”

中方的表态,也是看在美方的意愿的。从拜登与哈里斯竞选时的发言可以看出,他们的外交政策与特朗普政府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将俄罗斯视为美国的最大威胁,而不是中国。

拜登是中美建交以来两国实力变化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拜登作为美国参议员代表团成员,首次访问中国大陆,当时美国视中国为制衡苏联的东方大国。他当时是对华接触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他支持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他也致力于一个中国政策,支持美国在台湾问题上采取“战略模糊”政策。

1991年8月,中美外交重启,拜登当时以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身份,率参议院代表团访华。

2011年8月,担任副总统的拜登曾带着家人访华,当时他的主要目的是与中方高层建立关系。彼时的中国刚刚跻身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年,拜登还在《华盛顿邮报》上发文质疑小布什总统有关“美国对保护台湾负有义务”的表态;他还曾表示,“若因‘台独’而引发台海军事冲突,美国不应出手干预”。

2013年,拜登再度访华,当时他表示,“一个崛起的中国对美国和整个世界都具有积极意义”“美中关系将影响21世纪的进程”。

2020年10月25日,拜登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节目采访时明确了他对中国的定位。他说,俄罗斯是美国当前最大的威胁,中国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纵横美国政坛数十载的拜登,对中国不可谓不熟悉。现在作为决策者,他更应认识到中国崛起的现实和美国领导力的软肋。拜登将如何处理中美关系这一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倍受瞩目。

中美关系是时候改善了,美国越“优先”,中国朋友越多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只会让中国同多国联系更紧密

特朗普执政前,美国官方一直主张“欢迎一个和平崛起的中国”的立场。但到了特朗普执政期间,这句表述没了,更是否认中国崛起,否认中国的科技及经济发展取得的成果,并采取霸权手段封杀和打压。而这一政策肯定会影响或左右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目前,拜登及其提名的国务卿布林肯等主要成员也不再提及“欢迎和平崛起中国”。拜登主张和盟友及合作伙伴形成统一战线,再应对中国。拜登最近曾谈到,新政府外交政策的总体方针,即“美国回来了,美国不再是单枪匹马”。

拜登在执政后,其很可能会首要解决国内疫情问题。而在对华政策上,其短期内或依然延续特朗普对华政策,对华展示强硬姿态,这是美国国内政治因素的考量,也是为了执政的顺利与方便。但长期来看,拜登或会理性看待中国崛起、制定与中国打交道的正确策略。而其若依然采取特朗普路线,其对美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这从近段时期中国与多国的互动与达成的协议就能看出来。

最近,中国与欧盟于2020年末完成了历时7年的《中欧投资协定》(CAI)谈判,这是中国继11月与日本、韩国、东盟、澳大利亚等国签订《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后,经贸外交再下一城,这证明了“逆全球化”是不现实的,特朗普掀起对华贸易战、带队脱钩中国、重返保护主义路径,未没有得到各国的认同与支持。

特朗普任内“美国优先”,极大化美国利益,伤害了不少盟友,因而创造了中国与欧盟、日本等美国盟友拉近距离的机会,拜登想力挽狂澜,但特朗普的战略收缩与退群多边机制已侵蚀美国的领导力,让欧盟在世界秩序重构过程中,得到更佳的发言地位。欧盟不会错失特朗普送上的机会,与中国合作提高欧亚大陆经济板块在全球的地位,此为未来最具经济活力的区域,亦可为未来与拜登政府谈判《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创造筹码。

此外,在与盟友关系上,美国也受到重创,德国外长马斯指出,即使拜登入主白宫,恶化的美德关系难以恢复到从前的状态。

中美关系是时候改善了,美国越“优先”,中国朋友越多

中国影响力越来越大,美国是时候考虑重塑中美关系了

在全球不断封住国门,经济抗疫的时刻,尼日利亚外长奥尼亚马、刚果(金)国务部长兼外长通巴、博茨瓦纳外长夸佩、坦桑尼亚外长卡布迪、塞舌尔外长拉德贡德外长联合向中国发出邀请,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于2021年1月4日至9日对上述国家进行正式访问。此访也显示了中方对在后疫情时期深化同非洲国家友好关系的真诚意愿和坚定决心。

而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中国外长王毅接连收到巴基斯坦和墨西哥外长的电话,两国外长均表示,要同中国深化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希望中国政府为两国采购中国疫苗提供便利。

而美国和土耳其,曾经的盟友如今也是分崩离析。美国因为土耳其购买了俄罗斯的S-400,而在不久前制裁了土耳其,这让美土两国关系紧张。而几天前,中国外长王毅同土耳其外长进行了通话,土方希望对当前中国生产中的疫苗进行紧急采购。

可见,在美国不断损害盟友利益的同时,中国却不断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

总而言之,拜登执政下的四年,是重新塑造中美关系,重新指引中美关系向良性发展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中美关系如何,将深刻影响后续美国对华政策走向。而中国也应该重新思索新形势下中国的对美战略是什么,不能只是简单应对美方的出牌和变化,而应在某些方面变为引导者。(郭宇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